电话: 400-113-6988
邮箱: dongfangxicao@163.com
地址: 深圳市南山区粤海街道高新中三道9号环球数码大厦19楼

↓ 微信扫码识别关注我们 ↓

即便没有产后抑郁,也要警惕“Baby Blues”影响婴儿自身的发展和语言能力

发表于:2022-10-18   作者:超级管理员   来源:生物探索   点击量:820

导语:“Baby Blues”指的是70%左右的女性在分娩后一周随着孩子出生而经历的一段情绪低落,表现为爱哭,疲倦,焦虑。多数女性征兆不明显或较快消失,但约有13%左右的女性会发展为产后抑郁症,成为一种不容忽视的公共健康问题。然而,研究表明,仅仅是“Baby Blues”这种亚临床水平的抑郁情绪,也能够影响到婴儿的早期语言发育。

十月怀胎对于女性来说无疑是一场巨大的挑战,不过,“足月卸货”并不就代表着大功告成,民间自古就有的对“坐月子”的重视也表明了孕妇产后休养对于母婴双方的重要性。随着产后康复这一概念逐渐深入大众的心理,诸如产后漏尿、产后抑郁等问题变得不再讳莫如深羞于启齿。

毫无疑问,母亲作为婴儿的主要照顾者,其身心状态的恢复情况不仅会影响到自身长远的健康,还会对婴儿的成长发育产生深刻的影响。过去关于产后抑郁症的临床研究表明,母亲的抑郁症会对儿童的认知发展、社会情绪发展、语言发育等产生负面作用。然而,比起有着明显抑郁症状或典型的抑郁发作的产后抑郁症,或可归为其前驱症状的“Baby Blues”,亦即产后忧郁情绪,不仅波及面更广,有将近四分之三女性在分娩后会经历这种情绪化的阶段,也更容易被轻视。

虽然,除了少数情况下会不幸发展成为产后抑郁症,“Baby Blues”通常不会持续太久,大约会在两周时间以内自行好转。但是,对于初生的婴儿而言,语言基础将在最初的几周内建立起来,这种亚临床水平且普遍的“Baby Blues”是否仍然无伤大雅呢?来自德国莱比锡马克斯·普朗克人类认知与脑科学研究所的研究团队就母亲产后情绪与婴儿言语感知反应之间的关联进行了研究。2022年9月21日,研究成果以“Association of Postpartum Maternal Mood With Infant Speech Perception at 2 and 6.5 Months of Age”为题发表于JAMA Network Open(图1)[1],结果表明,“Baby Blues”也会影响婴儿自身的发展和他们的语言能力。

640 (2).png

图1 研究成果(图源:[1])

考虑到初生婴儿的特性,脑电测量是研究婴儿言语感知情况最便捷的手段。失配负性(Mismatch negativity,MMN)或失配反应(Mismatch response,MMR)是脑电信号中一种与事件相关的电位波形成分,能够体现大脑对重复听觉刺激下偶然出现意外变化的感知。但与成人主要表现为负向波形不同的是,在生命的第一年,通常观察到的是失配反应由“幼稚态”的正向波形成分逐渐转变为更接近“成熟态”的负向波形成分。过去的研究表明,婴儿失配反应正负转变的延迟与日后发生语言障碍的风险有关,因此,失配反应非常适合用于研究婴儿早期语言发育的轨迹。

本项队列研究募集了46位以德语为唯一语言的母亲和她们实验开始时2个月大的婴儿,并在婴儿6.5个月大时对其中36对母婴进行了随访。采用爱丁堡产后抑郁量表(Edinburgh Postnatal Depression Scale,EPDS)评估母亲在产后2个月时的情绪水平,以便排除已患有(或过去患有)临床水平抑郁症的母亲,将研究范围局限在亚临床水平。

对于婴儿的语音感知电生理评估,研究应用了半合成音节的多特征范式,即以标准音节刺激音节/ba/(呈现概率50%)为基准,通过在不同的维度上进行变化得到不同的变体音节刺激:音节/ga/(辅音变化)、音节/bu/(元音变化)、音节/ba+/(比标准音节提升16Hz音高)、音节/ba:/(元音比标准音节延长100毫秒发音)。

640 (3).png

图2 婴儿言语感知的失配反应(图源:[1])

对于测量所得的电生理数据,就音节刺激(标准音节和四种变体音节)、时间窗口和脑电测量区域对两个年龄段(2个月大和6.5个月大)的婴儿分别进行了三因素重复测量协方差分析(3-factorial repeated-measures analysis of covariance)。随后,将其中发现的具有统计学意义的失配反应效应进行调节分析(moderation analysis)来评估产后母亲情绪与2至6.5个月婴儿言语感知的纵向变化之间的关系。

统计结果表明:

■ 在控制了母亲情绪相关的其他因素后,未发现母亲EPDS得分与社会经济背景或家庭中孩子数量显著相关;

■ 2个月大的婴儿和6.5个月大的婴儿的脑电数据均存在着显著的三向交互作用;

■ 调节分析显示,四种音节变体中仅音高变化的失配反应的总方差可以得到显著解释,但截距不显著,表明婴儿在2到6.5个月之间,失配反应从正向的波形发育为较负的波形;

■ 母亲情绪越抑郁,失配反应的正常发育就越可能在婴儿6.5个月大时出现停滞甚至出现反向变化(变得更“幼稚”),并且当母亲EPDS得分等于或高于8.57时,这种关联变得显著(图3)。

640 (4).png

图3 2至6.5个月龄婴儿失配反应的发育程度与母亲情绪呈线性关系(图源:[1])

尽管背后的机制尚不明了,但这项研究明确指出了亚临床水平的抑郁情绪暴露与婴儿语言知觉成熟之间存在的关联,尤其在区分音节音高方面。失配反应能够体现某人将声音彼此分开的能力,如果失配反应的发育出现延迟,预示着以后生活中罹患语言障碍的风险可能增加。该研究的第一作者Gesa表示,这可能是由于患有抑郁情绪的母亲会使用较少音调变化的语言与婴儿交流,导致孩子对不同音高的感知受限。这种感知被认为是进一步语言发展的先决条件。

“为了确保幼儿的正常发育,即便是轻度情绪低落但不需要治疗的母亲也需要获得适当的支持。”Schaadt说,但这不一定非得是有组织的干预措施,“有时只是需要父亲更多地参与。”

参考资料:

[1]Schaadt G, Zsido RG, Villringer A, et al. Association of Postpartum Maternal Mood With Infant Speech Perception at 2 and 6.5 Months of Age. JAMA Netw Open. 2022;5(9):e2232672. doi:10.1001/jamanetworkopen.2022.32672

本文转载自“生物探索”,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粤海街道高新中三道9号环球数码大厦19楼
电话:400-113-6988
E-mail:dongfangxicao@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