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硫素作为一种天然免疫系统增强剂的潜力(综述)

发表于:2022-10-25   作者:福山驱动   来源:Molecules   点击量:6090

原文:Potential of Sulforaphane as a Natural Immune System Enhancer: A Review.Molecules2021 Feb 1;26(3):752. doi:10.3390/molecules26030752.


摘要:十字花科是抗坏血酸、多酚、必需矿物质、异硫氰酸盐及其前体硫代葡萄糖苷(GSL)等生物活性化合物的重要来源。近年来,GSL因其水解产物异硫氰酸酯具有促进健康的特性而受到广泛关注。其中,萝卜硫素(SFN)因其显著的促进健康的特性而成为最具吸引力的一种。SFN可以预防不同类型的癌症,并有改善高血压状态,预防2型糖尿病引起的心肌病,以及预防胃溃疡的能力。SFN也可能有助于精神分裂症的治疗,最近有人提出,SFN有潜力帮助那些与肥胖作斗争的人。SFN促进健康作用的机制与通过激活转录核因子(红细胞衍生2)样(Nrf2)诱导抗氧化和II期解毒酶在细胞水平上的间接作用有关。由于SFN的生物利用度远高于其他植物化学物质,以及其诱导Nrf2靶基因的能力,其对免疫应答的影响引起了科学家的兴趣。临床试验表明,萝卜硫素在药品失败的情况下会产生良好的结果。本文对不同疾病中萝卜硫素与免疫反应之间的关系进行了修正。特别注意与免疫系统疾病相关的临床试验。 

关键词:萝卜硫素、免疫反应、细胞机制

 

1. 引言

目前许多合成药物来自植物的天然产物。甚至一些植物衍生的生物活性化合物也被提出作为可能的治疗解决方案,以对抗高度流行的疾病,如癌症[1]。

萝卜硫素(SFN)是一种广泛分布在十字花科植物中的异硫氰酸酯(ITC),在过去15年里引起了极大的兴趣,2020年达到250篇,1948年以来共达到2315篇(PubMed,https://pubmed.ncbi.nlm.nih.gov/,2020年12月21日)。这是由于SFN具有突出的健康促进特性,这与它诱导II期解毒酶的高能力有关,比槲皮素等其他强效植物化学物质高14倍。此外,SFN在众所周知的抗氧化植物化学物质中表现出最高的生物利用度,如槲皮素(20倍)[2]和姜黄素(80倍)[3]。这使SFN具有很高的潜力,可用于改善健康状况或作为治疗某些疾病状态的药物。

SFN来自于萝卜硫苷的酶水解,这是一种硫代葡萄糖苷储存在植物细胞中的非活性前体。萝卜硫苷的水解是通过黑芥子酶(E.C. 3.2.1.147),它在蔬菜的黑芥子酶细胞内被分隔。这种反应是在昆虫和食草动物攻击或通过加工和咀嚼蔬菜而造成的组织破坏后进行的[4]。水解反应的产物因反应发生的化学条件而异。黑芥子酶-硫代葡萄糖苷系统属于植物的防御系统,因此硫代葡萄糖苷水解的一些产物是有毒的[5]。图1描述了植物中的黑芥子酶酶-硫代葡萄糖苷(萝卜硫苷)系统。在哺乳动物中,SFN可以直接以其活性形式或作为萝卜硫苷使用,在消化过程中通过蔬菜和肠道菌群菌群酶的作用进行水解。摄入后,SFN遵循巯基酸途径,直到其在二硫代氨基甲酸酯中转化,并最终排出[6]。图2显示了SFN的形成和代谢降解。

图片1.png

 

图1:十字花科植物的黑芥子酶-萝卜硫苷体系。硫代葡萄糖苷位于特殊的含有硫代葡萄糖苷的细胞中,而黑芥子酶储存在芥子酶细胞的液泡中。在植物组织被机械破坏后,底物和酶发生接触并发生水解,产生不同的产物,其中发现了萝卜硫素[7]。

图片2.png

 

图2:萝卜硫素的形成和代谢情况。萝卜硫素(SFN)是由植物或细菌黑芥子酶催化萝卜硫苷水解形成的。摄入后,SFN通过巯基酸途径进行代谢。最初,异硫氰酸酯与谷胱甘肽(GSH)在谷胱甘肽转移酶(GST)催化反应。然后,在γ-谷氨酰转肽酶、半胱氨酸甘氨酸酶和n-乙酰转移酶的催化下,连续发生裂解反应,生成萝卜硫素-n-乙酰半胱氨酸(SFR-NAC)[8]。

 

为了利用SFN对人类的健康促进作用,已经进行了几项努力。由于SFN的不稳定性,其直接管理受到了限制。一些关于SFN稳定的研究正在进行中[9]。另一种给人类使用SFN的方法是通过西兰花芽提取物或最低限度加工的西兰花。一些使加工西兰花中SFN含量最大化的加工条件已经被报道为[10-14],产生了关于实现这一目标的加工条件的重要信息。考虑到SFN的不稳定性和在加工蔬菜中最大化SFN的可能性,大多数关于SFN效果的临床研究使用西兰花提取物或粉,并集中于验证富SFN食品的有效性,而不是在SFN作为药物。

第一个关于萝卜硫素对健康的影响的报告始于1992年,当时Zhang等人[15]提出SFN是一种有效的细胞防御系统的激活剂。后来Bonnesen等人[16]指出,SFN和其他异硫氰酸酯对结肠肿瘤的发生具有预防作用,因为这些化合物刺激细胞凋亡,增强细胞对产生基因毒性分子的防御能力。从那时起,人们已经对SFN的作用进行了一些体外和体内的研究,包括临床试验,产生有关疾病的预防和治疗的相关信息,如胰腺癌[17]、乳腺癌[18]、弥漫轴索损伤[19]、淋巴瘤[20]、肝癌[21]、白血病[22]、前列腺癌[23]。此外,SFN具有心脏保护特性[24],能够预防衰老和神经退行性变的[25],并保护胃溃疡[26]。此外,一些临床试验目前正在进行中或已经完成。

本文综述旨在介绍SFN对免疫系统影响的最新研究进展,包括使用动物或人类培养细胞进行的体外研究,以及使用动物或人类临床干预试验进行的体内研究。

 

2. SFN在免疫系统中的作用机制

萝卜硫素对免疫反应具有多效性作用。其机制是基于核因子(红细胞来源的2)样蛋白(Nrf2)的激活,从而触发细胞防御机制。可诱导II期解毒酶和抗氧化酶,并通过灭活NFκβ来下调I期解毒酶。SFN的最终作用随细胞类型而异。在T细胞中,对SFN暴露的反应是产生一个促氧化环境,随着细胞内活性氧(ROS)的增加和细胞内谷胱甘肽(GSH)水平的降低,从而产生T细胞介导的免疫反应的阻断。SFN能够在原代人类T细胞中创造一种富含促氧化ROS的环境。它通过消耗GSH和氧化氧化还原活性半胱氨酸残基上的蛋白质来抑制共刺激启动的T细胞的激活和增殖。重要的是,SFN还能提高RA(类风湿性关节炎)患者全血淋巴细胞中的ROS水平,并抑制促炎TH17相关细胞因子的产生。SFN对T细胞的这种免疫抑制作用在自身免疫性或炎症性疾病中可能是可取的,但在其他慢性疾病如癌症中可能是有害的,因为T细胞介导的免疫反应对肿瘤的免疫监测很重要。因此,应谨慎行事,因为SFN可能会干扰免疫检查点抑制剂(例如,CTLA-4抗体和PD-1/PD-L1抗体)或CAR(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在癌症患者中的免疫治疗的成功应用,两种治疗的联合不可取[27]。

虽然有大量的证据表明,SFN是一个强大的抗癌化合物,其主要作用机制将通过激活Nrf2,最近的发表有争议的结果表明激活Nrf2有助于整个过程,促进癌症进展和转移,同时给予抵抗化疗和放疗,预后不良,这一现象被描述为Nrf2 的“黑暗面”[28]。因此,综上所述,Nrf2可能是癌症治疗中一个很有前途的靶点。然而,与Nrf2抑制剂相关的研究仍处于的起步阶段[29]。

在单核细胞和巨噬细胞中,SFN通过Nrf2抑制促炎细胞因子并激活抗氧化酶,从而产生抗炎作用(图3),用于治疗细菌和病毒相关疾病。SFN被广泛认为是最强大的天然抗癌药物之一,但其作用机制目前尚不完全清楚。这是由于该疾病的多因素性质和SFN的多效性效应。然而,有证据支持SFN在肿瘤细胞中发挥抗氧化作用[30]。SFN对不同疾病中免疫系统的影响机制如下。

图片3.png

图3:炎症反应抑制机制包括萝卜硫素诱导细菌感染单核细胞炎症反应抑制机制。

 

2.1. 自身免疫性/炎症性疾病

SFN通过不同的生化机制和细胞机制对免疫系统产生影响,其中包括下调促炎细胞因子,抑制T细胞,激活腺苷单磷酸活化蛋白激酶(AMPK)信号通路。尽管这些过程有抑制作用,但这在自身免疫性/炎症性疾病的情况下是可取的。

Townsend和Johnson[31]研究了萝卜硫素对脂多糖(LPS)刺激小鼠核因子红系2(NFE2)相关因子2(Nrf2)的促炎标志物和靶基因的影响。他们发现SFN降低了促炎症标志物,如白细胞介素1-β(IL-1β)和白细胞介素6(IL6)作为对LPS治疗的反应。作者认为,SFN的抗炎作用受到Nrf2通路的调控。

Deng等人[32]证明,SFN作为西兰花纳米颗粒传递给小鼠参与了结肠炎的预防,结肠炎是一种可导致溃疡的自身免疫性疾病。其机制包括通过腺苷单磷酸活化蛋白激酶(AMPK)诱导致耐受性树突状细胞,从而调节肠道免疫稳态。因此,SFN由于其激活AMPK信号通路的作用,对某些肠道炎症性疾病具有预防或治疗作用。Liang等人[33]研究了SFN对人T细胞氧化还原调节的影响,以揭示SFN在慢性Th17相关疾病(如类风湿性关节炎)中免疫抑制作用的机制。他们发现,SFN对未转化的人类T细胞具有氧化还原相关的免疫抑制作用,下调与自身免疫性/炎症性疾病相关的促炎Th17细胞因子(IL-17A、IL-17F和IL-22),并抑制软骨破坏蛋白。这些过程可显著减少临床症状。由于这项研究是在体外进行的,其结果不能推断出对人类的影响。

一些作者研究了SFN对中枢神经系统(CNS)免疫相关炎症性疾病的影响,如阿尔茨海默病和帕金森病,结论是SFN具有抗炎和抗氧化作用[34,35]。这种疾病的机制依赖于通过活性氧(ROS)的作用促进白细胞通过血脑屏障的运输[36]。ROS可诱导髓鞘分解和神经元损伤等作用。此外,浸润的细胞增加了ROS的产生,从而促进了中枢神经系统疾病的进展[37]。Yoo等[38]给予SFN(口服,50mg/kg/天)治疗自身免疫性脑脊髓炎模型(小鼠)。与对照组动物相比,经SFN治疗的动物的临床症状明显减轻。这是由于SFN的抗炎和抗氧化作用,导致了神经保护。因此,SFN似乎是一种很有前途的替代传统药物的替代品,因为传统药物价格昂贵,而且最重要的是会有不良的副作用。

 

2.2. 肺部疾病

到目前为止,关于SFN对肺部疾病免疫系统影响的文献记载很少。最近,Patel等人[39]提出证据表明,SFN可以预防高氧诱导的肺损伤或高氧抑制的巨噬细胞吞噬作用。本研究的结果表明,SFN可以通过抑制细胞外HMGB1(高迁移率组box 1蛋白)的积累,从而增加巨噬细胞的吞噬作用,从而减轻高氧诱导的炎症性急性肺损伤。因此,通过降低细胞外HMGB1的毒性作用,有可能在氧化应激条件下维持肺巨噬细胞的功能和肺组织的完整性。这是首次报道SFN通过HMGB1介导的途径减轻高氧诱导的巨噬细胞功能障碍。作者得出结论,在氧疗期间补充SFN可以预防肺损伤,保护肺细胞功能和肺组织的完整性,从而为接受机械通气的患者提供了一种很有前途的治疗方法。

 

2.3. 病毒性疾病

关于SFN在病毒感染期间对免疫系统的影响的文献很少。有研究表明,SFN可能有助于一种有机体对抗某些类型的病毒,主要是艾滋病毒、流感、丙型肝炎和最近的COVID-19。这些研究表明,SFN通过恢复免疫系统,下调转录因子Nrf2调节自由基的表达。

Jin-Nyoung等[40]研究了异硫氰酸酯(异硫氰酸苄酯、吲哚[3,2-b]咔唑,吲哚-3-咔唑,异硫氰酸苯乙酯和萝卜硫素)对白血病逆转录病毒感染小鼠寿命的影响。作者报道,与对照组逆转录病毒感染组相比,用异硫氰酸苄酯、异硫氰酸苯乙酯或萝卜硫素处理的小鼠显著延长了其寿命。因此,这三种ITC延缓了LP-BM5逆转录病毒感染到小鼠艾滋病的进化。Furuya等[41]研究了SFN在感染HIV后对人巨噬细胞和T细胞的影响。作者证明,与其他病毒如登革病毒(DENV)或马尔堡病毒(MARV)受益于Nrf2不同,HIV感染被原代巨噬细胞中Nrf2的激活所阻断。这种效应在T细胞中没有检测到。SFN可调节Nrf2,导致巨噬细胞中基因的重编程表达。最后,有人提出SFN能够诱导人巨噬细胞对HIV的抗病毒反应,是一种有前途的治疗方法。

与Nrf2对HIV感染的影响相反,DENV感染过程中氧化应激的产生刺激转录因子Nrf2,它严格调控ROS水平以及对DENV感染的先天免疫和凋亡反应,通过氧化应激的反馈调节限制抗病毒和细胞死亡对病毒的反应。通过RNA干扰沉默Nrf2可以增加DENV相关的免疫和凋亡应答[42]。另一方面,MARV通过一种叫做VP24的蛋白质直接增加了Nrf2的水平。该蛋白与SFN一样,与Keap1(kelch样ech相关蛋白1)相互作用,Keap1是Nrf2的负调控因子。VP24与Keap1 Kelch结构域的结合释放了Keap1介导的抑制中的Nrf2,促进了参与细胞对氧化应激反应和炎症反应调节的多种细胞保护基因的持续激活。作者证明,在MARV感染期间和在MARV VP24的瞬时表达时,Nrf2依赖基因的表达均有所增加。最后,与野生型动物的致命感染相比,Nrf2缺陷(Nrf2-/-)小鼠可以控制MARV感染,这表明Nrf2对MARV感染至关重要[43]。

丙型肝炎病毒(HCV)对血红素氧化酶-1(HO-1)敏感,它干扰HIV和乙型肝炎等病毒的复制[44,45]。由于SFN是II期抗氧化酶的有效激活剂,如HO-1,Yu等人[46]研究了SFN对感染HCV的Huh-7细胞的影响。作者发现,SFN通过激活Nrf2通路诱导HO-1的表达来抑制HCV的复制。

已经努力阐明SFN在流感免疫应答中的作用。一些植物化学物质已被证明可以增强对流感的免疫反应,如葡聚糖[47]和萝卜硫素[48],后者与Nrf2表达有关,阻断流感A进入和在人鼻上皮细胞复制。Vaclav和Jana [49]在小鼠模型中研究了葡聚糖-SFN组合对流感的影响。他们通过评估一些免疫反应、病毒浓度和动物存活率来评估免疫反应。结果表明,这两种植物化学物质对免疫系统的刺激均有协同作用。Muller[50]等人进行了一项临床试验,以评估在给健康受试者接种流感减毒活病毒(LAIV)鼻疫苗后,富含SFN的西兰花芽匀浆对外周血单个核细胞(PBMC)的影响。他们发现对BSH(西兰花芽匀浆)和安慰剂的反应存在显著差异,观察到LAIV显著降低了NKT(自然杀伤T)和T细胞数量。作者得出结论,鼻流感感染可能引起外周血NK细胞活化的复杂变化,而BSH(富含SFN)效应可能对增强抗病毒防御反应很重要。Li等人[51]研究了SFN对Madin-Darby犬肾细胞中甲型流感病毒复制的影响。他们检测到由SFN触发的Nrf2因子积累增加,导致病毒复制减少。

在过去的一年里,世界各地都对COVID-19的突然爆发感到震惊,科学界一直致力于寻找帮助抗击这种疾病的方法。降低SARS-COV 2产生的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所产生的严重程度和死亡率的一种方法是加强免疫系统。ARDS产生免疫系统的失调,在最严重的情况下,在受感染的生物体中,促炎细胞因子的释放和T细胞的丢失[52]。有证据表明Nrf2对呼吸道合胞病毒感染[53]和SARS-COV 1 [54]有抗病毒作用。基于关于属于同一家族的病毒的信息,有人提出,激活Nrf2的化合物可能有助于减少这些影响。Cuadrado等人认为,由于SFN具有激活Nrf2、诱导抗氧化酶、减少促炎细胞因子的能力,以及其有效性和安全性,SFN是一种很有前途的候选药物,可在SARS COV 2感染期间对抗炎症反应和保护肺部免受严重损伤。最后,Horowitz和Freeman[56]建议,必须进行临床试验,包括使用SFN等Nrf2激活分子,以支持抗击COVID-19大流行的可能的三方战略,包括预防、诊断和治疗。 

 

2.4. 细菌性疾病

关于SFN对细菌感染期间免疫系统的影响的研究尚处于起步阶段。目前有报道认为是幽门螺杆菌、金黄色葡萄球菌、大肠杆菌和肺炎支原体。虽然SFN表现出直接的杀菌活性,但它在胃黏膜中触发了对幽门螺杆菌感染的免疫反应。SFN通过激活Nrf2和下调NF-κB发挥作用,其联合作用调节宿主中的抗氧化和抗炎反应[57,58]。因此,SFN对胃炎和胃溃疡有保护作用。Yanaka [59]进行了SFN对幽门螺杆菌感染影响的体内外研究。结果表明,SFN在动物模型和人类模型中显著降低了细菌活力,减轻了胃炎。

Haodang等[60]研究了肺炎支原体脂肽刺激的单核细胞对SFN暴露的反应。肺炎支原体在肺部的病理损伤与刺激细菌排泄脂质多糖(LPS)引发的宿主的免疫反应的炎症有关。作者发现,在Nrf2诱导后,SFN可抑制细胞促炎细胞因子的表达,并激活HO-1的表达。因此,SFN减少了动物模型中的肺部炎症。提出的机制如图3所示[60]。

Ali等人[61]研究了四种Nrf2激活剂对细菌感染的巨噬细胞的影响,其中包括SFN。用大肠杆菌或金黄色葡萄球菌感染巨噬细胞,并评价细菌的细胞内活力。SFN显著降低了PBMC来源的巨噬细胞中细胞内细菌的存活率。尽管作者没有提出任何机制,但他们提出,SFN的细胞内和细胞外杀菌作用依赖于巨噬细胞内部产生的抗炎和抗氧化环境。SFN作为一种有效的Nrf2激活剂,似乎是治疗革兰氏(+)和革兰氏(−)细菌感染的一种很有前途的治疗选择,因为它可以调节抗氧化和抗炎反应。Deramaudt等人[62]研究了经SFN处理的人和小鼠巨噬细胞中金黄色葡萄球菌的细胞内存活。他们提出了一种通过调节巨噬细胞中由SFN诱导的p38/JNK信号通路,从而减少炎症反应的机制。此外,作者报道了SFN通过诱导金黄色葡萄球菌细胞凋亡影响细胞内存活。然后,这两种机制的结合支持SFN作为金黄色葡萄球菌感染的可能治疗方法。

最后,Belchamber和Donnelly[63]认为,SFN通过上调COPD9(慢性阻塞性肺疾病)肺泡细胞中的Nrf2,刺激吞噬通路,改善肺炎链球菌、铜绿假单胞菌和嗜血杆菌流感的巨噬细胞的吞噬作用。

 

2.5. 癌症

癌症是一种多因素疾病,每年造成全球约1000万人死亡。世界卫生组织估计,30-50%的癌症病例可以得到预防。因此,人们作出了一些努力来发现新的战斗战略,最重要的是,预防这种疾病。SFN被广泛认为是最有效的天然抗癌化合物。这种植物化学物质在不同的癌症阶段,从发展到发展,通过发挥多效性作用。SFN可触发细胞凋亡,减少癌细胞的血管生成和转移。在分子水平上,它激活Nrf2,从而调节细胞氧化还原稳态,刺激免疫系统[64]。图4显示了SFN作为化学保护剂和化疗药物的作用机制。

图片4.png

图4:癌细胞中SFN的化学保护和治疗机制。SFN通过诱导HO-1和II期酶,增加GSH浓度表达,激活NK细胞,下调促炎细胞因子,发挥化学预防作用。在这两种情况下,对免疫系统的影响都是由转录因子Nrf2和Nfκβ介导的。

 

Singh等人[65]在动物模型中研究了使用SFN类似物对前列腺癌发生和肺转移的影响。结果显示,SFN刺激NK细胞的细胞毒性,从而增强免疫功能。此外,SFN增加了前列腺肿瘤中淋巴细胞T细胞的浸润,从而减少了转移。

SFN作为一种可能的治疗化合物的疗效已经在不同类型的癌细胞和组织中进行了检测。Bessler和Djaldetti[66]研究了SFN对PBMC和人结肠癌细胞系之间免疫相互作用的影响。作者检测到萝卜硫素的浓度依赖性效应,可抑制PBMC中促炎细胞因子的产生。SFN对结肠癌的作用机制不同: (1)通过乙酰化DNA修复蛋白诱导癌细胞DNA损伤;(2)激活促凋亡蛋白诱导凋亡;(3)通过Nrf2激活II期解毒蛋白;(4)通过抑制组蛋白去乙酰化酶抑制剂和端粒酶逆转录酶实现细胞周期阻滞[67,68]。Suzuki等人[69]研究了每日摄入作为新鲜西兰花芽提供的SFN对结肠癌动物模型和人类的影响。他们的结果表明,SFN治疗抑制了小鼠和结肠癌患者中异常隐窝灶和宏观肿瘤的形成。

Palliyaguru等人[70]在暴露于雌二醇的小鼠模型中研究了SFN对乳腺癌发展的影响。作者发现,SFN通过减轻DNA损伤和抑制脂肪生成来增强细胞保护作用。这些作用归因于SFN激活了Nrf2。

 

3. 萝卜硫素对免疫系统影响的临床试验研究

在过去的十年中,有74项临床研究旨在评估萝卜硫素对不同疾病的影响;其中4项集中于免疫系统疾病(www.clinicaltrials.gov)。表1显示了有关临床试验的详细信息。

 

表1:萝卜硫素对免疫系统(www.clinicaltrials.gov)影响的临床试验。

图片5.png

NCT01357070试验旨在测试食用含萝卜硫素的“西兰花奶昔”是否可以保护白细胞在实验压力下免受激活,以及这种保护作用能持续多久。为此,研究人员分析了在研究期间在不同时间采集的血液样本中的炎症变化。研究者认为,间接诱导抗氧化酶可能是提供血管保护的有效手段。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结果。

NCT01183923试验假设,由于SFN是II期抗氧化酶的诱导剂,而西兰花芽(BS)富含SFN,给予BS可以改善哮喘受试者的肺和气道功能。因此,氧化应激和炎症标志物在暴露于过敏原后会减少。招募的受试者(n = 1)摄入BS,并暴露于环境小鼠过敏原挑战。之后,评估7个每日BS摄入标志物(鼻上皮基因表达、尿氧化应激生物标志物、血清炎症和氧化应激生物标志物以及嗜碱性粒细胞活化)。不幸的是,这项试验因发生了不良事件而停止了。虽然在www.clinicaltrialls.gov上没有研究结果,但该试验的结果可以在的其他地方找到[71]。哮喘患者(n = 40)每天摄入100g BS,连续3天。通过检测鼻上皮和PBMC、炎症和氧化应激生物标志物中抗氧化基因的表达来评估SFN的作用。在摄入BS前后分别进行测定。由于没有检测到生物标志物和细胞保护基因表达的变化,作者得出结论,尽管SFN血浓度增加,BS摄入并没有改善哮喘受试者的肺部炎症反应和抗氧化生物标志物。

NCT01269723试验旨在评估对减毒流感活病毒的短期免疫反应,并比较吸烟者和使用BS(或安慰剂)匀浆治疗的非吸烟者之间的反应。作为对治疗的反应,他们评估了鼻黏膜中的病毒电荷和炎症生物标志物(IL6、细胞因子、NK细胞活化)。在www.clinicaltrials.gov上没有研究结果,但该试验的结果已发表[50]。该试验的主要结论是,BS匀浆增强了对流感病毒的免疫反应,通过外周血NK细胞中颗粒酶B的产生增加来证明。

NCT01845493试验包括一项关于SFN给药(以BS匀浆的形式)对Nrf2和II期酶诱导的影响的初步研究。共16名哮喘受试者摄入BS匀浆3天,并将结果与SFN和安慰剂对照组进行比较。尽管该试验已于2014年结束,但目前还没有得出试验结果。

NCT01845220试验旨在评估SFN(作为BS提取物)暴露对酒精不耐受受试者的影响。应用SFN后,受试者(n = 30)局部暴露于酒精中,并测量发红的皮肤面积作为SFN抗刺激保护的指标。结果表明,局部应用SFN增加了酒精敏感受试者暴露后的红斑。

NCT02885025试验研究了SFN(作为BS提取物)对草过敏性鼻炎受试者(n = 47)的影响。该随机试验考虑了一种为期3周的治疗,目的是评估BS提取物摄入与使用皮质类固醇(氟替卡松)和两者联合使用相比的效果。治疗前,受试者暴露在不同种类的草中。结果显示,SFN单独或联合氟替卡松均可降低促炎细胞因子的表达。然而,SFN比单独的氟替卡松的作用更有限。

 

4. 结论

尽管关于SFN对多种疾病特别是癌症的影响的信息很多,但关于SFN在分子和细胞水平上对免疫系统反应影响的研究很少,免疫系统疾病的临床试验也很少。萝卜硫素对免疫反应具有多效性作用,最终作用取决于细胞类型。在淋巴细胞T细胞中,SFN诱导ROS的产生、GSH的消耗和抑制炎症细胞因子,从而抑制免疫和炎症反应。这可能有助于治疗自身免疫性/炎症性疾病的症状。在单核细胞和巨噬细胞中,SFN通过诱导Nrf2刺激免疫反应,从而触发抗氧化和抗炎反应。因此,细菌在受感染细胞中的存活率下降,而被病毒感染的细胞通过诱导诸如HO-1等抗氧化酶而被中和。此外,SFN还能改善免疫系统,从而有助于预防和降低病毒性肺部疾病的严重程度。在癌细胞中,SFN诱导细胞凋亡和细胞周期阻滞,以及刺激细胞免疫反应的抗氧化酶。最后,关于SFN对免疫系统影响的少数临床试验还没有结论性;这种研究应该被鼓励。


本文由福山生物整理翻译,转载请注明出处。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粤海街道高新中三道9号环球数码大厦19楼
电话:400-113-6988
E-mail:dongfangxicao@163.com